玉溪網首頁>>專題>>2021>>生物多樣性保護>>百科

【云南生物多樣性數字化百科圖譜】脊椎動物·喜馬拉雅旱獺:別碰我!我身上的鼠疫不是鬧著玩的

2021-08-18 18:43:03

  脊椎動物·喜馬拉雅旱獺:別碰我!我身上的鼠疫不是鬧著玩的

  Marmota himalayana

  喜馬拉雅旱獺,隸屬脊椎動物,哺乳綱,嚙齒目,松鼠科,旱獺屬。別名土撥鼠、雪豬。棲息于海拔1500至4500米的高山草原地帶,國內主要分布于西藏、青海、甘肅、新疆、內蒙、云南等省份。照片攝于迪慶。

  喜馬拉雅旱獺非常好辨認,如果看臉,與臉頰明顯的黃褐色形成對比的是,額頭到鼻端呈現出一個“黑三角”。一般頸背和體背部為沙黃色,腹部為淡淡的棕黃色,不過,不同地區它們的毛色會有少許差異。幼年個體體毛色多為較暗的灰黃色,隨著年歲的增加毛色也會逐漸變化。

  在人們印象中,提到嚙齒類動物,首先想到的就是老鼠(多指褐家鼠)、兔子、松鼠等比較小的動物。而喜馬拉雅旱獺,卻是嚙齒動物中的巨無霸。喜馬拉雅旱獺成年雄性身長約67厘米,雌性約52厘米。體重方面雄性約6千克,雌性約5千克。四肢粗短,體形矮壯,前足有4趾,后足有5趾,以方便掘土。

  它們被稱為草原上的“挖掘機”,強而有力的四肢可以輕松地刨開土層,挖出一條條錯綜復雜的暗道通向巢穴,有的洞穴深度可達10米。

  由于極度喜歡家族生活,它們的巢穴也多為家族型,在土壤條件理想的地方,喜馬拉雅旱獺群落多達30個家庭,甚至會出現1公里范圍內,就有10多個家庭落戶此處。

  它們的社交方式業非常有趣,會像新西蘭的毛利人那樣進行碰鼻禮,也會用鼻子碰嘴或臉頰。

  雌性喜馬拉雅旱獺大約在2歲時性成熟,它們的婚姻狀態多為一夫一妻制,極少數情況雌性可能有多個配偶。每年二三月,是它們的繁殖期。經歷1個月的孕期,雌獸會生下2至11只幼仔。

  喜馬拉雅旱獺是食草動物,它們偏愛柔軟多汁的草類植物,當然也會食用種子、谷物、水果和堅果。曾經,人們視其為高原草場的破壞者,它們也一度被大量捕殺。而這種做法實際上破壞了喜馬拉雅旱獺所處生境中的食物鏈關系。喜馬拉雅旱獺是熊、狐貍和猛禽等大型食肉動物的重要食物來源之一,如果喜馬拉雅旱獺消失,那么高原上脆弱的生態鏈也將崩塌,上游食物鏈的動物必將經歷饑荒,甚至導致滅絕。

  說到旱獺,很多人最熟悉的或許是那個站立著大叫“啊”的土撥鼠的表情包。其實這是旱獺發現敵情后驚恐的表現,同時也在提醒同伴注意危險,如果危險還在靠近,它就會一溜煙鉆進洞里。

  因其長相憨厚可愛又被做成各種表情包或者短視頻傳到網上,使得它們成了網紅。近一兩年來,在不少短視頻平臺都可以看到,有人特意到青海、西藏等地區喂食拍照。

  然而,對人來說,包括喜馬拉雅旱獺在內的很多旱獺都十分危險。

  它們身上帶有最恐怖的瘟疫之一,鼠疫!研究發現,喜馬拉雅旱獺是鼠疫的的自然宿主。跳蚤叮咬帶病的喜馬拉雅旱獺后,再叮咬人就會把鼠疫過到人身上;而人如果直接接觸,也很容易被感染。曾有報道,有人對帶有鼠疫的喜馬拉雅旱獺剝皮,最后被感染。

  鼠疫傳染性強,在歐洲曾被稱為“黑死病”,不及時醫治病死率高達30%以上。歷史上的幾次鼠疫大流行奪走了數以千萬人的性命。目前,在我國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》規定,鼠疫被列入甲類防控管理傳染病,也就是最高等級的防控。

  我們呼吁,盲目與“網紅”喜馬拉雅旱獺合影、喂食都是非常危險的行為,因為這樣會使致命傳染病離你非常非常近!

  楊濤,自然生態攝影師,曾獲2020年中國野生生物攝影年賽植物和真菌組二等獎。多年來一直關注和拍攝橫斷山區域的生物多樣性,致力于用鏡頭詮釋自然之美、生態之美,以發現性的視覺引起觀者情感上的共鳴,以影像的力量促進自然保護。

  策劃統籌:趙娟 連惠玲

  文字整理:田源

  海報設計:鄭弼尹

 


編輯:史憶康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